欢迎来到真人斗牛赚钱|真钱网投总站--抢庄牛牛真人

冯玉军:国际天然气市场变化与中俄天然气合作前景

作者/整理:真人斗牛赚钱 来源:互联网 2019-12-24

  近年来,随着美国“页岩气”取得实质性进展,国际天然气市场正经历着历史性的深刻变化。与此同时,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和全球气候变暖导致的需求下降也让俄罗斯对欧天然气出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SHPGX导读:近年来,随着美国“页岩气”取得实质性进展,国际天然气市场正经历着历史性的深刻变化。与此同时,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和全球气候变暖导致的需求下降也让俄罗斯对欧天然气出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新形势下,俄罗斯将更多的目光投身前景广阔的亚太天然气市场,中俄天然气合作迎来了新的机遇。

  【编者按】2019年12月2日,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正式投入运营。这是国际天然气市场历史性变化的结果,是中俄双方共同努力的产物。但建成通气不是结束,而只是刚刚开始,管道未来30年或更长时期的平稳、可持续运营才是关键。在庆祝这一世纪工程建成的同时,还有很多学理和策略问题需要总结、探讨。

  北京国际能源专家俱乐部成员、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冯玉军教授曾在《国际石油经济》2010年第10期撰文,对国际天然气市场变化以及中俄天然气合作前景做出了符合趋势、极具前瞻性的判断。现重新转载以飨读者并期待引发对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平稳、可持续运营的更多、更深入研究。

  近年来,随着美国“页岩气”取得实质性进展,国际天然气市场正经历着历史性的深刻变化。与此同时,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和全球气候变暖导致的需求下降也让俄罗斯对欧天然气出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新形势下,俄罗斯将更多的目光投身前景广阔的亚太天然气市场,中俄天然气合作迎来了新的机遇。

  当前,以页岩气为主的非常规天然气开发热潮迅速升温,而国际金融危机使世界天然气需求呈现下降势头并有可能持续近十年时间。在新形势下,中俄天然气合作也面临新的环境。

  一方面,以页岩气为主的非常规天然气发展迅速,并将对国际天然气市场产生实质性影响。近年来,美国非常规天然气发展迅速,页岩气的产量2008年500亿立方米,2009年超过900亿立方米,页岩气的大量开发使美国天然气总产量在2009年达到5933.8亿立方米,并超过俄罗斯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生产国。

  EIA预测,美国页岩气产量占天然气总产量的比例将从2009年的14%上升到2035年的45%,其中页岩气的贡献将进一步加大。目前,页岩气已成为美国最便宜的天然气供应,并使美国天然气价格不断下降,有人甚至预测其触底价格是煤炭价格。从地质学角度看,澳大利亚、亚洲甚至欧洲都有大量的非常规天然气蕴藏。目前北美以外的国家和地区对页岩气产生了浓厚兴趣并已开始行动。未来,随着页岩气开发技术不断成熟与推广,非常规天然气的生产将大规模增长并进而改变全球天然气市场。剑桥能源咨询公司主席丹尼尔·耶金认为,“欧洲和亚洲的页岩气将改变全球天然气市场竞争格局,也将改变经济核算以及国际。”①

  另一方面,随着越来越多LNG的出现,相互分割的国际天然气市场格局正在发生变化,天然气的长期合同价格的作用正在下降。与原油市场不同,历史上天然气从未形成统一的全球性市场,欧洲、北美和亚洲三大市场天然气价格互不关联,各市场的天然气价格是靠长期合同来确定的。但日益扩大的LNG贸易及其灵活性正在将全球天然气市场联系在一起,并打破原来依靠长期合同垄断的贸易方式。由于美国天然气市场处于供过于求和高库存状态,北美发展LNG的空间已经缩小,这迫使一些LNG出口商将出口目标从美国转移到欧洲和亚太市场。今后将有更多的LNG进入欧洲和亚太地区,并可能导致现货价格降低和长期合同发生变化。目前LNG长期合同定价与石油挂钩,未来随着LNG供应的进一步宽松,可能会有更多用户转向现货市场,并促使LNG价格降低。

  此外,全球经济衰退或将使国际天然气市场10年,国际市场天然气供应将呈现充裕且现货价格相对便宜的势头。金融危机使发达国家工业发展低迷,产值下降,与之密切相关的天然气需求也随之下降。国际能源分析人士认为,“这一史无前例的需求下降可能导致天然气需求增长和盈利方面十年。”② 根据IEA的相关研究,美国非常规天然气产量出人意料的激增和金融危机后全球天然气市场需求快速下降将造成2012-2015年全球每年约有20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供应过剩。③ 剑桥能源咨询公司预测,2012年全球天然气液化能力将达到历史高位,全球LNG贸易量也将达到3514亿立方米,比2008年增长48%。而根据全球经济衰退前的需求增长预期而获批立项的若干天然气基础设施项目,目前正在建设中。因此有分析认为全球天然气供应盈余将达到5%-15%,且将延续十年。

  这首先表现在俄罗斯天然气生产和出口双双下降。2009年全球管道天然气贸易量为5486.8亿立方米,比上年减少了6.5%。而俄罗斯的天然气开采量从上年的6017.2亿立方米降至5275.1亿立方米,降幅达12.1%。2009年,俄天然气出口1500.7亿立方米,出口额393.8亿美元,同比分别减少13.9%和40.7%。2009年12月,俄罗斯预期2010年天然气出口为2167亿立方米,2010年5月降至2057亿立方米,9月份再次降为1852亿立方米。根据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发布的2013年前社会经济发展预测,2011-2012年俄天然气出口量将分别下降6%和5%。2009年俄天然气出口量和开采量下降的直接诱因是俄乌“天然气冲突”以及俄土天然气纠纷。但根本因素还是欧盟的节能政策和国际市场出现新的天然气来源。最近几年页岩气和LNG的大量上市导致欧洲市场上管道天然气过剩,随之而来的天然气价格下降。

  其次表现在欧洲对俄管道天然气的依赖正逐步下降,俄罗斯在欧洲天然气市场遇到了对手强有力的挑战。俄罗斯出口的天然气80%以上面向欧盟,基本上都是长期合同,通过天然气输送管道提供给用户。在世界经济危机导致天然气价格走低的时候,俄罗斯当然希望能够保持在欧洲天然气市场的影响,并加大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但是近年来俄欧之间的多次天然气危机使欧盟清楚地意识到其需要为此付出多大代价。这使欧盟加速推进“天然气进口多元化”政策,一方面,欧盟积极推进纳布科天然气管道工程,力图开辟一条连接里海、中亚、伊拉克北部与欧洲的南部通道,大幅减少里海地区天然气生产国对俄罗斯管道的依赖以及新加入欧盟的东南欧国家对俄罗斯天然气供应的依赖。另一方面,欧洲大规模增加液化天然气进口。2009年欧洲市场的天然气需求由于世界性的不景气,同上一年相比下降8%,加之被挤出美国市场的卡塔尔等中东和非洲产液化天然气流入欧洲,引发欧洲市场天然气价格的下跌。2009年欧盟液化天然气的现货市场价格比俄罗斯管道天然气价格要低45%,欧洲国家纷纷购买液化天然气。2009年欧洲LNG进口大幅增长了23%(120亿立方米),从北非和俄进口的管道天然气减少了13%。2010年上半年,欧洲的天然气消费量超过了经济危机前的水平。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西欧、中欧国家和土耳其从欧盟以外国家进口的天然气比2008年同期增加了8%。但与此同时,这些国家从Gazprom购买的天然气减少了14%,而从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和卡塔尔天然气公司(Qatar Gas)的采购量则分别增加了28%和363%。东欧天然气分析中心主任科尔切姆金认为,对于俄罗斯来说,2010年的出口指标将比危机的2009年更差,Gazprom在欧洲市场输给了主要竞争对手。如果说2008年6月欧洲共消费了57.5亿立方米挪威天然气和106.6亿立方米俄罗斯天然气的话,到2010年6月,两国的供应量已经很接近——挪威天然气为76.8亿立方米,俄罗斯为88.3亿立方米。“如果两年前挪威的供应量比俄罗斯少46%,现在只少13%。挪威很快就会赶上俄罗斯。”⑤ 2010年,欧洲天然气市场增长了6%至8%,但Gazprom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却比2009年减少了21亿立方米,为1386亿立方米,未达到Gazprom之前提出的1400亿立方米的目标。

  更为重要的是,欧洲进口天然气价格与油价挂钩的情况正逐步改变,把固定价格的长期供应合同转变为根据市场制定现货价格的方式正在成为一种趋势。在欧洲,与油价挂钩的长期合同气价相对高,但是2009年全球LNG创纪录的高产量使得欧洲现货价格非常低廉,对前者产生部分替代。欧洲管道天然气进口需求的下降导致了市场出现新的变化——大量天然气买家与供应商重新协商了“照付不议”合同违约赔偿事宜或延期交货事宜。2010年2月,Gazprom宣布将所有高于“照付不议”合同最低数量的天然气价格与现货价格而非石油价格挂钩。这表明与石油挂钩的欧洲管道天然气价格机制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交易的灵活性已在欧洲管道天然气交易中有所体现,同时也凸现出Gazprom在市场变化面前的无奈。

  此外,Gazprom在管道天然气运输方面的垄断地位也遭遇挑战。随着高油价使建造现代化液化气船和专用液化气码头的较高开支变得划算,以及不是按长期价格、而是按市场当日价格出售天然气的现货运输发展迅速,LNG的现货运输目前已经影响到国际能源市场的价格,并使LNG的船运方式日益排挤管道运输。这充分显示出“俄气”固守的“游戏规则”正在发生变化:如果独立的过境运输者和有竞争力的新能源参与游戏,那么条款严格的长期合同并不能保护生产者的垄断(这里指的是东欧国家改变了立场,同时出现了页岩气和LNG的现货运输)。

  尽管预计欧盟2030年的天然气进口量大约将增长一倍从而达到7000多亿立方米,但欧盟将更多地用LNG和页岩气来满足需求,俄产管道天然气不会是最廉价的燃料,因为这将是通过漫长管道来自地理和气候条件复杂的北极地区的天然气。在新形势下,参考石油半年期价格调整天然气付费的这种苛刻条件甚至已无法令Gazprom的传统伙伴满意。而且,现在的交易价格每千立方米180美元—190美元也大大低于长期合同价格的300美元—315美元。因而欧洲客户纷纷向Gazprom提出修改天然气长期供应合同条件的要求。欧洲能源业界人士表示,长期合同越来越没有意义,必须适应形势,以解决正在出现的困难,应重新修订我们签订合同的策略。欧洲天然气工业联合会主席的迪斯彭扎认为,长期合同应当成为一种“包括新的定价机制”的灵活手段。

  在市场变化的压力面前,Gazprom不得不做出让步。2010年2月,Gazprom同几家最大的欧洲消费者确认修改合同条件。未来3年,Gazprom将以现货价格向它们出售总数15%的天然气。俄罗斯能源咨询公司专家克鲁季欣认为:“伙伴关于优惠条件的要求—这已经不是趋势,而是既成事实。Gazprom因对意大利、德国、土耳其和其他公司让步一年就将损失15亿美元。而且,来自买方的压力仍将延续。”⑥

  在急剧变化的市场行情面前,Gazprom的经营正面临着危机。2009年10月,该公司长期债券的信用等级降到了BBB,公司上半年纯利润仅有55亿美元,同比下降41%。截至2009年7月末的负债总额为653亿美元,同年下半年需要偿还42亿美元。2010年度还要偿还130亿美元。⑦ IEA认为,由于欧洲市场的变化,2015年时,俄产天然气将出现2000亿立方米的剩余。供过于求带来了价格压力、改变定价结构等市场风险,如果买家试图就购气合同重新谈判,Gazprom将面临需求和盈利双双下降的风险。正是因此,Gazprom最近宣布将其在北极圈内的最大天然气田的开发计划推迟3年。该天然气田原计划是面向美国的,现在这个出口前景已完全破灭了。

  近来,一些俄罗斯能源问题专家提出,俄罗斯与中国在天然气问题上的关系原则是:“不应向中国提供西西伯利亚天然气;中国应当出资参与建设基础设施;对华天然气价格应当在欧洲价格的基础上议定。”⑧ 这种观点表面上当然符合俄罗斯“利益最大化”的需求,但它并没有看到国际天然气市场的深刻变化及其对中俄天然气合作带来的重要影响,没有看到“天平”正在向中方倾斜。

  一是页岩气的开发将为中国解决天然气供应问题提供新的途径。Gazprom近年来在对华天然气谈判中的强硬立场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对未来国际天然气市场“供不应求”和中国天然气需求刚性上升的判断,然而“页岩气”将引发国际天然气市场重新洗牌。中国页岩气储备预计为45万亿立方米,如果中国也能像美国那样开采页岩气,那么中国的能源供应版图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尽管俄罗斯有意贬低页岩气的意义,但西方天然气市场专家则坚信,“页岩气也有可能在中国发生”。美国能源情报局认为,到2030年页岩气在中国天然气开采总量中将占25%,页岩气将成为中国重要的天然气来源。俄罗斯有的专家认为,美国人未必能够将自己的页岩气开发技术转给别国,但是2009年11月中美签订页岩气开发合作协议让俄大跌眼镜。2010年10月,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同意出资21.6亿美元,收购美国切萨皮克能源公司位于得克萨斯州西南部的鹰滩页岩油气项目33.3%的股权,并提供大部分钻探费用。美国专家认为,中海油此举主要是为获取美国的技术,加强中国的能源安全。页岩油气属非常规天然气开发,中国非常需要美国的技术,而页岩油气开发正是切萨皮克等中小公司的强项。“目前预测来讲,中国非常规天然气的储量跟美国旗鼓相当,如果属实,这将改变中国能源安全的整个局面和形势,意味着中国不再需要从国外进口大量天然气,而且能源结构也会实现比较优化的组合。”⑨

  二是中国天然气进口的多元化格局已经初现轮廓。中国已经建成了自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管道,设计年运力达到400亿立方米。中国广东和福建正在建设液化气接收站网络,进口来自中东、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LNG。2010年,中国进口了936万吨LNG,Wood Mackenzie预测,到2020年,中国的LNG进口量将达到4600万吨。从2008年以来,中国同卡塔尔天然气公司、壳牌公司、英国石油公司和埃克森公司签署了总额超过1000亿美元的液化气采购合同。未来,进口LNG将成为中国天然气供应的一个重要来源。此外,由于近年来美国大力开发页岩气,非常规天然气产量迅速提高,从而使从加拿大进口的管道天然气量逐年减少,预计2007年到2013年将下降28%。加拿大的天然气生产商正在全球范围内为其过剩产能寻找买家:一方面可能将部分天然气出口转向欧洲,从而使欧洲减少对俄天然气的需求,给东北亚天然气市场带来更多的资源;另一方面可能选择以LNG的形式直接向亚太出口。无论哪种可能,都将给中国的对外天然气合作提供更多选择。

  三是俄罗斯正致力于能源出口多元化,扩大向东方的出口对于俄罗斯未来的能源工业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2010年10月11日,俄罗斯总理普京在新乌连戈伊主持召开“2030年前俄罗斯天然气领域发展路线图会议”。他在会上强调,俄罗斯必须对天然气的出口实行多样化,在对所有主要市场的消费进行预测的基础上制订出口战略。特别是要考虑新的发展中的市场,首先是亚太国家。他强调“中国或将成为我们最大的消费国。”⑩ 可以看到,在国际天然气市场发展深刻变化的背景下,中国在俄罗斯天然气出口战略中的地位必将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目前,中俄两国在天然气合作领域的主要分歧集中在气价上。有报道称,中国不愿意按高于它从土库曼斯坦购买的天然气价格购买俄罗斯天然气(土库曼斯坦天然气的价格为每千立方米160美元),而Gazprom则要按向欧洲出口天然气的价格,包括消费税和各种费用每千立方米为280美元。尽管目前双方就天然气价格问题还存在不小分歧,然而正如同俄能源业界人士分析的,“双方都像需要空气那样需要就俄出口天然气达成长期协议。中国需要为快速发展的经济提供有保障、源源不断的原料和能源。俄罗斯则在西方出口天然气下降的情况下需要有新的购买者。”⑪

  在中俄天然气合作对双方均具有战略意义而且双方都有意取得实质性突破的情况下,笔者认为中俄两国完全可以找到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妥协方案,中国可以以签署长期供销合同为条件换取俄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气价。如前所述,LNG现货交易对管道天然气定价机制的冲击日益明显,俄在欧洲天然气市场已感受到明显冲击。近来,俄业界人士对中国准备增加从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卡塔尔和巴布亚新几内亚进口LNG以及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通气异常关注,甚至有专家认为“中国并未将俄视为天然气进口主要来源”。在国际天然气贸易定价机制发生重要变化的情况下,中国可借与俄签署长期供销合同的条件换取其相应降低气价。BP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克里斯托弗·鲁尔称:“如果10年前俄罗斯和中国建一条输气管道,俄罗斯的要价可能与其出口到欧洲的天然气价格相当,而欧洲的天然气价格是与当地油价挂钩的;如果现在再建设这样一条管线的话,中国可能就不需要支付那么高的天然气价格,因为天然气的长期合同价格正在消失。在现在的市场情况下,中国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例如可以选择更便宜的LNG。”⑫ 俄罗斯能源咨询公司专家克鲁季欣也认为,Gazprom丧失了迟早占据中国天然气市场的最佳时机。Gazprom 2004年就同CNPC签署了第一份天然气合作协议,2006年普京总统访华时,两国又签署了经两条管道对华供气的备忘录。“但由于未能就价格达成一致,尽管当时Gazprom很容易成为中国天然气市场的关键角色。而现在已经出现了很多竞争者。为了获得市场,需要给出好的价格。”“当北京为澳大利亚天然气支付145美元的价格时,为什么要多付钱购买俄罗斯天然气?”⑬

  在中俄天然气谈判过程中,俄罗斯主张先从西西伯利亚气田通过阿尔泰管线对华供气,天然气来源是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的气田,初步供气能达到100亿—150亿立方米的水平,之后可达到380亿立方米。考虑到欧洲对俄管道天然气需求下降,俄西西伯利亚天然气田基础设施成熟,因而“阿尔泰管线”的气源具备充分保障,中俄宜加速推动;而在东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考虑到新气田开发尚需时日且Gazprom有意在远东发展LNG项目,中方可发挥资金优势,与其在远东的LNG项目上开展合作。

  2010年9月22日,Gazprom与CNPC就俄罗斯天然气出口中国的关键指标达成协议,其中包括供气量、天然气贸易计量交接站地点,以及照付不议条件。9月27日,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与中国国家主席在会晤结束后签署了大量文件。俄罗斯专家认为,“这标志着俄中正在结成史无前例的能源同盟”。⑭

  2012年12月7日,Gazprom总裁米勒表示,Gazprom在重新评估阿尔泰天然气管道后,已向中国方面提出了新的基础价格。新方案在维持与欧供气相比获得同等利润的原则下,将下调对华供气价格。11日,米勒又表示,恰扬金油气田项目达成投资决定后,俄罗斯对华天然气供应东线管道谈判转入实质阶段。

  可以看到,国际天然气市场的重要变化给中俄天然气合作带来的重要契机得到了双方的共同关注,中俄两国正充利用这一时机,争取双边天然气合作尽早取得实质性成果。

  冯玉军,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二级教授,博导。主要研究方向为俄罗斯—欧亚问题、国际战略与安全、大国关系、国际能源安全与外交、中国周边安全以及俄罗斯国际关系理论研究,多次承担国家级及省部级课题项目研究,著有《欧亚新秩序》(三卷本)、《俄罗斯外交决策机制》、《俄罗斯发展前景与中俄关系走向》、《俄罗斯外交思想库》、《俄罗斯中亚油气与中国》、《上海合作组织:新安全观与新机制》、《百年中俄关系》等专著,在《世界经济与》、《国际问题研究》、《现代国际关系》等国内外著名刊物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

  ⑥Сергей Куликов., Импортеры копают под "Газпром":Монополия вынуждена отступать под натиском западных покупателей российского газа. http://www.ng.ru/economics/2010-05-24/4_gazprom.html

  ⑩Председатель Правительства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В.В.Путин провёл в Новом Уренгое совещание по Генеральной схеме развития газовой отрасли на период до 2030 года . http://www.premier.gov.ru/events/news/12539/

  ⑪Сергей СЕРЕБРОВ. Китайский дракон заглатывает Россию.

  ⑫《非常规天然气的发展将改变全球能源供需格局—专访BP首席经济学家克里斯托弗·鲁尔》,《国际石油经济》2010年第6期。

  ⑭ АЛЕКСАНДР ГАБУЕВ. Нефть торгуется за доллары КНР: Китай превратится в финансовый придаток российских энергетических компаний. http://www.kommersant.ru/doc.aspx?DocsID=1511677

  中国平安"金融+科技"再添殊荣  "智慧医保"为新时代助力